雨雾

发布时间 2019-08-07 22:05:01 点击: 6 作者:

八月的黔西北,

那些套种的芸豆,

行间透亮了许多。

天气渐渐凉了下来,半熟的玉米不再显得拥挤,洋芋什么的早被勤劳的农人收进了屋里?也葱绿了起来,你看那一排排一行行的。

几只喜鹊在菜地里"喳喳"地叫着。

跳跃着;

几个有些面熟的农人在星星点点的土堆里扒拉着,

其实这坝子原来是肥沃的土地,

正泛着翠绿的光在蹭蹭地长着;一条条想要把菜苗吞噬殆尽的虫子被刁了起来清晨;徜徉在宽阔的可乐坝子――这个曾经的夜郎故地;蓝蓝的天空里有几朵云彩,今天应该有雨吧!有大粪的味道飘来,身边是装满了粪水的塑料桶,只因要建设小城镇才变成了坝子的,远处还有吊塔在悠闲地转动着?坐在新建的河。

看河水悠悠流淌,

读中学的我们也一爱一来这里溜达。

堤坡上偶尔有几株草从水泥方孔中冒出来,青翠却显得有些孤单,三十年前的这个时节。蜿蜒在可乐坝子中间;河两岸多是青幽幽的杨柳和竹子,那时的河像一条弯弯的带子,偶尔也有一些缀满小红果的棘刺树蓬杂在其中,人们也称这种果子为救军粮。说到这个救军粮的名字的来历还有些传?

话说七十多年前。对百姓秋毫不犯的红军战士来到可乐的时候已经饿的眼冒金星;其中一个战士直饿得昏死过去,六军一团一长征路过这里,这时一个战士发现了昏倒的战友头旁满是红彤彤的果子,细细一闻还有淡淡的清香味?于是摘来几颗放在嘴里试着。

酸甜酸甜的口感很好!但还是不敢就给那个昏倒了的战士吃下去?生怕中毒,于是大家找来本地人了解情况;原来这果子叫红子果。是可以。

就这样,

当地人还用它来制成炒面食用呢?这红子果救了很多红军战士的命。后来人们就叫这红子果叫救军。

显得格外冷清,

天空灰蒙蒙的,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河堤不远处有一处前几年修建水主题公园建筑时的遗留,这些还没有完工的房屋以框架的形式一直矗一立在那里;潮一湿的空气里大粪的气味被弥散开来;雨真的下了。

结满蜘蛛网的弃屋里顿时云飞雾绕起来,

别说还另有一番滋味呢?我和几位农人不约而同地躲进了半拉子房子里;有人递过来一支劣质香烟,"这房子怎么不修下去了呢?大概是因为我没有反!

我给他们递过去了香烟,

"几只眼睛在烟雾里对我眨巴着。大家又自顾一抽一烟起来;仿佛这空旷的屋子里从来就没有进来过人似的,除了升腾的烟雾外没有一丝声息。也许是为了缓和有些紧张的空气吧!礼尚往。

刚才我不是才接了人家的烟一抽一了嘛;再说都是经常有见面的人。这几个人就住在乡政一府旁边。尽管平常没有什么交道?"地征了这么久了。但彼此间也并不陌生,这房子你们政一府家怎么修着修着就停了下来了?"是不符合规!

"听说都规划过好几次了!

"依旧是几双眼睛巴望着我。"我不经意地说着话。嘴里又吐出了一个烟圈,怎么还规划不好呢?"我看了烟圈那边的人一眼继续吐着第二个烟圈。说真的,他们这问题我真的回答不上来。"兄弟。"烟圈那边的人继续。

"一个规划三番两次的做不好!

感觉到说这话他有些心虚的样子,

有句话说了你别生气,钱花了一次又一次。要是拿你们自己的钱去花你们会吗?"说罢烟圈那边的人干咳了一声,听了这话我的确有些惊愕;然而似乎他在用这声干咳示意着他并不怕我的发难?一个无职无权的小干部我又能知道什么呢?远处有几声闷雷的声音传过来。但我又能说什?

雨小了很多。像是三月的细雨,一阵风过来,有些凉。透过细细的雨幔,依稀看见快成熟的玉米棒挺挺的,缨头已经开始焉了。这个时候的玉米粒应该正嫩着呢?记得在。

一到秋天这个时节的晚上。

我们就会约起几个特别要好的伙伴去到白天发现有蜂包的山上!

再掰来玉米和着一些新辣椒一起炒吃,

用火把把成蜂烧死或者是直接用麻袋把蜂包提回来用甄子蒸死成蜂,然后取出肥嫩的蜂蛹;那味道别提多美味了,"一抽一烟――"感觉到有人轻轻地碰了一下我的肩膀,使我从沉思中醒了过来;是烟圈那边以外的那个坐在我左边。

这刻我倒是真的怕他们有了什么想法?

和我也较熟悉的,他露着一脸的笑小声说道:"别生气了。他是无心的。""生气,怎么会。"我有些不安起来,我本来就没有生气嘛,再说我为什么要生气呢?把烟。

"这烟味道怎么样啊?

我便和他们闲聊起来。就为刚才我的心不在焉。"另外的这个人看着我问道:我这才发现他给我一抽一的烟是外省产的,"我由衷地答道:"不错啊!我也有一抽一过几个省份生产的香烟,的确这烟的味道不错,"四十元一?

我儿子送的。

"他继续说道:

"他从兜里摸出了另外一包,

脸上的笑容泛着红光,我诺诺着,"其实我是舍不得一抽一的,我一抽一的是这个呢?这个我:

有些吃力。

"那个夜郎王宫听说不修在可乐了,

"他车头看了一下我对面的那个人接着说道:

是三元一包的"黄果树";看着他的认真劲。我真的有些感动;或许是一种潜在的优越感吧!烟圈那边的那个人又干咳了一下:听了这话,有些冷酷的眼睛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仿佛我们几个是第一次碰到似的,"兄弟,"左手边的他把坐的砖头向我这边挪了下:"我问你个。

我才上边的人说没几天。

我不忍心欺骗他,

于是说道:

"我儿子儿媳妇把外地的好工作辞了!

是真的吗?这消息也传的真快的,"我心里头不由得一紧;这老百姓们却都知道了,看着他迫切的模样。""完了,"是真的,"他脸色有些。

连房子也卖了的回来;就是因为我们这里要修夜郎王宫啊!"他使劲地吸了几口烟,浓浓的烟雾从鼻孔直直地喷了出来,看着他的表情有些绝望。我想要安慰他几句?

看着眼前的一幕,

但我说什么好呢?这夜郎王宫不修在有历史根据的地方那还叫什么夜郎王宫啊?"这一刻他的脸有些涨红,眼里有些潮。

我的心像是被谁敲了一锤,

雨渐渐停了下来,

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低着头继续一抽一闷烟;随着一声干咳。对面那位老兄有些愤懑地说道:"在有些人眼里有钱就是大哥,他才不管你什么历史根源不历史根源的呢?"突然间,走出废弃的房屋,疼痛的叫人有些畅快淋。

透过幔纱似的雨雾;

我仿佛看见了遥远的天际有一条清清的河流蜿蜒着伸向远方?河岸上是一些青翠的竹子和一群浣纱的娇一娘一。你们跟领导们反映一。

本文标签
用户名:
E-mail:
评价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