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由得悲哀欲绝

发布时间 2019-08-03 14:10:50 点击: 4 作者:

山上有一座巍峨的道观,大河东边有一座高高的云峰山。道观里有一位远近闻名的道长。人称众妙道长,众妙道长身段瘦小,在众妙道长的主持下:道观里堆积了从四面八方慕名而来的善男。

众妙道长除指派几个徒儿们看管道观外,

却长得慈眉善目。香火不绝,他们终日里顶礼跪拜。每到冬夏的安逸时候,别的人都到山上砍柴割草,然后挑到集市去变卖银钱,众妙道长许诺说:等凑够了钱。就给众人换一身新。

问话的小道士他的道号叫清风。

为人诚实;

一个徒儿忽然发问,我们砍这么些年的柴。割了那么多草!买道袍的钱还不够吗?经常遭到师兄弟们的戏弄和嘲讽;因生性敦朴。清风倒不计较。

专拣重活干,

和往常一样,

观里每天花销甚大。

一个个心悦诚服地割草去了,

师兄弟们送给他个绰号愣头青,众妙道长停了停,扫了一眼望着他的众徒儿,温和地说:徒儿们交付的钱所剩寥寥;何况要做道袍。缎料也须得面子一些,不知你们意下怎样。徒儿们听了疑云顿散。这是一片离观不远的。

身后的草堆就象雨后的蘑菇排列了一长溜,

这里芳草如茵,干起活来就似猛虎下山一般。清风生就得膀宽腰圆,不大工夫;其他师兄弟们一个个从树荫下爬起来;伸伸懒腰。到清风身后的草堆里捆上一捆,到了该回去交差的。

剩下堆得小山似的,

清风口拙,

全驮到了清风那宽厚的背上了,日子久了,师兄弟们以为有些寂寞无聊。便想在清风身上寻开心,几经折腾,经常憋得面红耳赤,清风好歹不再和他们合作了!他要寻找一个离他们远远的地方。

猛一抬头;

不到几间房的一片山凹里,

芳草齐眉盖顶,

省得再寻烦恼,这一天;天还蒙蒙亮,清风带上家什匆忙上路了。他翻过几道梁,一个神奇般的局面呈现在他面前,树叶鲜嫩欲滴,清风简直看呆了!走过去仔细。

无奈这草太浓了,

就是草,不过这草却精力充沛。好像别有一种情感;清风欣喜若狂。他费了好大劲儿才割了一半!显得那么勃勃有朝气!背到背上;蛮沉甸甸的。草放到了道观的殿。

他手执佛尘;

清风正想坐在石阶上歇一歇。好奇地围了上来。本来的那一帮师兄弟们看到草,喧华声惊动了经堂里的众妙道长,迈着方步走出来询问是怎么回事?众妙道长听了,诚实巴交的清风一五一十地将割草的路过讲了。

以为希奇;

齐刷刷,

他让清风用罢早餐,将剩下的一半割回来,到了目标地。清风的双眼睁得鼓圆,本来割过的草地,嫩。

天底下有长得这么快的草;

就似没割过一般,真是古迹,清风丢下镰刀,拨腿往回跑去他要把这古迹告诉给所有的人;师兄弟们听了。都感到惊愕,这是真的呀!清风怕众人不信,众妙道长。

再一次肯定地说:

先是眉毛一扬,

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尔后表情渐渐缓和下来。再也不由得了;其他师兄弟们。他们七嘴八舌地皮问起去的路径;清风红光满面,这一晚,有问必答,清风第一次失。

他恰似热锅上炕着的烙饼横躺也不行,

他太兴奋了,

顺卧也不是:

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老地方。

有了这么一块宝地;未来大伙就再也用不着担忧没草割;乱费劲了;他实在是兴奋极了,到别处瞎转悠,这是他有生以来最兴奋的时候,第二天早上。清风揉着惺忪的眼睛,他两腿还没站稳,扑通一声重重摔在地上,只见旧日那郁郁葱葱的草地,之被完全翻了个儿。挺拔的草丛统统被埋在。

清风表情变得铁青,

有的只露出个头。无力地趴在地上。象是在对清风啜泣这是哪个遭天杀的坏种?王八蛋干的,额上的青筋象蛇般地蠕动着,牙齿直咬得吱吱响,他压了压气,费力地思谋着。昨天他们还盘查过路线;准是一贯好捉弄他的那伙牛鼻小道们干的!清风越想越以为是他们。

便攥紧拳头,

大步流星地往回赶去;

哗啦啦桌上的饭碗个个前俯后仰;

究竟是谁干的。

正在用早餐的师兄弟们,个个脸上显出几分恐惶。见清风肝火冲冲地闯进来,他们知道:诚实巴交的清风建议性情来,比厉害人还厉害。他走到桌前。果不其然;双臂一轮,象醉鬼。

气立即泄掉了一半,

清风追问的声音近乎有些发颤,师兄弟们丈二的僧人摸不着头脑,马上愣在那边,清风又简略地把情形叙说了一遍。众人仍是直摇头,清风看他们也不象是在。

只好作罢!

他想起了苦涩的童年他想起了遁入佛门后,

月光透过窗棂照在了清风身上。他伤心透了,泪水象断了线的珍珠流进了他微张的嘴里好甘涩呀!每当受到师兄们的欺侮时。老师父老是纰护着他哦!天明找师父诉诉情!

就听到里面一阵沙沙作响,

也许是好奇心的爆发他竟轻手轻脚地来到师父窗前!

清风拖着摇摇晃晃的身子来见师父,第二天,刚走到门前,老师父在干什么?啊只见众妙师父坐在地上,前面放着一个晶莹如玉的盆子,道长随手扔进一块银子。忽地:

光灿灿的,然后道长抓起盆子,银子堆满盆,哗啦一下:把银子倒在一边;银子生儿子,就这样。儿子生孙子;孙子生重孙道长匆忙匆忙地象个催生婆,银子已经堆满了大半个房子,眼看快到门边了。袍袖不整。再看老师父头发缭乱。汗水顺着湿透的脊背往下流;在脚下汇成一条小河清风正感。

只见师父仰起脖子。无量佛。哈愣头青,发出一阵自得的笑声,愣头青;你割来割去却不知草下有这么个宝贝;哈哈哈啊!真聚宝盆也。不亚天当头。

师父自言自语的一席话;

清风面前一黑;真是人心难测呀!摔在地上,想不到通常里忠厚慈善的师父竟会做出如此下劣的勾当。他挣扎着又站了起来众妙道长听到响声,心里一缩。正想站。

四下望了望;门被拉开了,众妙下意识地把聚宝盆往怀里塞了塞。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清风眼光如炬。众妙支吾着,没什么?恳求地说!清风的眼泪在眼眶里。

清风被激愤了;

众妙见包不住了,师父您怎么能这样呢?盆子是我从那儿刨出来的不行,索性摊了牌,还得把它埋回去;那块地就给毁了。傻小子,长银子不比长草?

清风好象碰到个生疏人!

不住地端详着师父。

发出冷酷;只见旧日那布满慈祥眼光的眼睛充满血丝。狡黠的光,就是长银子也得给大家留着。冷不防。清风劈手夺过了聚宝盆。众妙道长急了。他伸出两只瘦骨。

象鹰爪般的手扑了上来,清风往旁一闪;嗤地一声,肩头被撕下了个豁口。清风抽出一只手向师父推去;他迈腿走了出去道长心疼得就象身上被剜掉。

他哆嗦着从墙上拔出一把平时练功的宝剑追出门来;想趁清风不备,将他杀死清风以为背后有股风声传来。忙一俯身。清风奋力往后窜出一脚,众妙道长已到背后,正踹在道长的小。

道长恐慌万分。

只听得登登几声,道长跌坐在地上;清风夺过宝剑;瞪眼着道长,嘴唇直发抖,十个指头紧扣在地上,绝望地说:师父通常可待你不薄啊!众妙眼里呈现了一线。

两个道徒不明真相,

从远处走来两个道童,急忙呼喊,清风要谋杀师父,快来人。立即跑过来从清风手里夺下。

众妙道长拾起宝剑;

将已经精疲力竭的清风打垮在地,正要询问,恶狠狠地向清风刺去这两个道童惊得愣了半晌,渐渐明白过味儿来。等到师兄弟闻声陆续赶来时,清风已躺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了,他吃力地安置。

不由得悲哀欲绝!

安排后事不提。

这间是堆满乱袜头。

就把我埋在那;那草地,我死不瞑目哇,清风终于断气而死,师兄弟们想起他通常的好处!再说众妙道长丢下血淋淋的宝剑,抱着聚宝盆拐进一间早已破败不堪的西侧屋,乱棉花之类的。

杂物暴涨。

众妙怕清风追来;便把聚宝盆插入其内,还未掩盖厚实,布满整个房间;众妙道长被埋在了里边听说:众妙道长再也没有爬。

本文标签
用户名:
E-mail:
评价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