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仙子和白银仙

发布时间 2019-08-25 19:56:22 点击: 3 作者:

天赐横财来财神有两名能干的女助理,一名黄金,一名白银,都有倾天倾地之美,世间上自王侯贵胄,无过失其倾慕;下至黔首。

稍不留神;

愿为她们流汗流血甚至拼死。黄金白银二仙子在虚荣心获得庞大满意的同时。愿为她们算尽机关甚至泯灭良知,也经常不胜其烦,追求者如此!

黄金仙子一听就笑了,

不肯同日生但愿同日死,

可只要一瞥见我们,

就有大概落入小人之手,玷辱了自己的高贵之身;二仙子来到滨河古镇;祥云之上放眼望去,见河边柳树下:三个男性正在行结拜之礼,你看他们,看不见我。

真诚相见,

人家三兄弟就没变心,

趁着春暖花开时节;

白银仙子说:他们的心立即就变,从前不是有过桃园三结义吗?也不一定吧!黄金仙子说:那只是个传说:你要不信,姐姐就和他们开个玩笑。大柳树下结拜的是古镇最能干的三个生意人,左义和李德,他们商定,贩运药材到南边,再把南边的丝绸运回北方;三人结拜为兄弟。盟誓同甘苦共患难。临出发前。磕。

李德看马放牧,

程仁挖灶,

三人晓行夜宿。他们就赶着马队上路了,这一日来到一片大山之中,人困马乏,时近中午,他们开始埋锅做饭,程仁选地埋锅,左义找山泉取水;几锹下去。当的一声;遇到了一件硬物,拨开土一看。是一只。

他就招呼,

揭开罐盖。

他想把陶罐搬出,却搬不动,二弟三弟。快过来帮忙;左义李德过来,三人协力起出陶罐,里边竟是金元宝,金灿灿的非常刺眼!三个人把元宝一个个掏出来摆在地上,一共九十九个;李德哈哈。

老天爷都给咱安排好了!

每个人三十三个,程仁说金元宝此刻还不能分。他们仨还得去南边卖药材贩丝绸,前路多有匪盗;金元宝就是要命的不祥之物,商量再三;准备等返程时再起。

两位哥哥,

你们别陪着我了,

他们又把金元宝埋好!天黑住店时;哥仨继续前行。李德在床上翻滚打滚,叫唤肚子疼,也不见好!左义请来郎中医治。天亮了;李德好像病痛减轻了些?就让我自己在这儿吧我病要好了就去追!

三弟实在不能南行,

也只能这样了,

程仁说:病要不好就在这等你们!那你就安心在这里养病;我们哥俩去卖药材贩丝绸;赚了钱,咱仍是三股分;李德流下泪来,大哥就别说了,只要不耽误两位哥哥发达我就心安了。吃过。

从床上一骨碌翻起来,

左义继续南行,上马直奔昨天的埋金之处。李德待他们走远。来到昨天埋金之处。金随人心变李德马如疾风,几下就把那陶罐扒了出来,揭开罐盖傻。

里头只有清澈亮的一罐水,

昨天我说把元宝分了他们不愿,

想起一件事,

金元宝不见了,李德一声长叹!没命啊!看看此刻咋样,他口渴得厉害。就从罐里掬了两捧水喝。他强打精神走了两步又走。

不肯再到店里等程仁左义,

假如他俩回来一见罐空了,这埋陶罐的地方只有他们三人知道:一定觉得是他拿走了金子,他可不肯背这黑锅;于是又照原样把陶罐掩埋好!李德没精打采,谁知这回真的病倒了,就打马回了古镇家乡,趴下床榻起不来。肚子里疼得犹如刀搅。交易很顺手,左义到了江南。没用多久就返回那。

左义对程仁说:

我以为老三那天病得蹊跷。

说不定他是装病骗咱们。

不见李德,询问掌柜,才知他早已回家;夜深人静,早把那罐金元宝弄回家去了。会有这样的事儿,程仁半信半疑,第二天他们早早上路。他们挖出陶罐揭盖。

赶到了那埋陶罐的地方。金灿灿的金元宝还在,数一数,少了两个;两人纳闷;是谁拿走的呢?这人怎么只拿两个而不多拿?左:

这不好交代!

咱哥俩把元宝分了吧!别看少了两个,趁老三不在,可咱两人分比三人分,仍是很划算。咱先不着急,准是老三拿走的。我想少的那两个,既然老三知道元宝还在。我们回去就说元宝没了,左义忙遮掩,两人把元宝装好藏起!我也只是随便说说:就往。

我一人得全份。

撒入水杯中,

那晚他俩在店里喝了不少酒,再有一两日旅程就到家了,醉得人事不省,左义量小。程仁早就心生歹念。好你个左义,两人分比三人分落得多。我今天把你整死,不是比两人分落更多?他从贴身衣袋里拿出家传毒药,给左义灌了。

左义马上人事不知;程仁急忙把做交易赚的银两和金元宝归置在一起;想赶起马队逃走,他解开装金元宝的袋子一看,却是一堆河卵石,他不禁大惊,为一袋子河卵石杀人也太不明智了,就急忙拿出解药把左义救活过来,然后他只装作啥事也没。

贪欲无底洞回到古镇,程仁和左义没进家门,等他酒醒一起回家;就先去探望李德,李德此时已病得骨瘦如柴。两人都大吃一惊。你咋病成了这样,李德挣扎着。

却怎么也说不出话?只是猛烈地咳嗽;忽然咚咚两声,咳着咳着。两个金元宝从他嘴里滚落在炕上,左义惊骇得瞪圆了眼睛。大哥二哥。李德这时说出话来了,小弟我对不住你们哪?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向他们讲述了回家的。

他使出吃奶的劲搬进屋里,

仍是一堆金元宝,

左义都笑了;我们就知道你是为了这罐金。那天你闹病,你挖金时金变水,我怕此刻金又变成石。左义闻言着急,急去取那装金的布袋;黄灿灿扎眼。倒在。

这是怎么一回事?程仁惊讶之后又是欣喜,两位兄弟。看来这罐金元宝,仍是应该咱们哥仨均匀分,左义先从李德床上拿过那两个金元宝,然后就把九十九个金元宝分成三堆。兄弟三人各自望着自己那堆金。

就连病在床上的李德都不知哪来的气力?

只要他们拿起金元宝装进自己的口袋。

由惊异转为疑惑,

眼睛绿了,都露出了贪婪之光。取来袋子赶快装。希奇的事情发生了。金元宝就变成石头,把口袋的石头放回地上,石头顿时又变成金元宝,三人脸上的脸色;由自得转为惊异,最后不约而同地跪倒在地;由疑惑转为畏惧,咚咚。

老天爷在上,这些金元宝不该我们所得;我们再不敢要了,站在祥云之上的白银仙子忍俊不禁。你这个玩笑可真是捉弄人,不是我的玩笑捉弄人。开始自己捉弄自己;是人们瞥见你我就迷了心窍,你还想不想看,下边另有更出色的好戏?白银仙子说:你就别卖关。

黄金仙子笑道:

快把下边的好戏跟我说说吧!下边的戏路有很多;最简单的,他们三人从此醒悟,情义由薄变厚。不再各揣心眼儿,交易越做越好!他们三人看到那罐金不该自己所得,就不再把金元宝装进自己。

资助社会,而去办公益事业,获好名声!以为别人使用蛊术,遮他眼睛,三人还是执迷不悟?有死有残,或大打出手,或告上。

赶上赃官见财起意,

互争高下:碰到清官能秉公而断,又生出不少波涛,有歹人据说他们得了意外财宝,白天打抢,黑夜偷盗。杀人越货。节外生枝,后边的情节将更为复杂?第五白银仙子急忙拦住;你就不要往下讲了,照此想下去。你就说你想让他们怎么办吧?戏路可真是说也说不尽。就让这个故事按第二个戏路发展吧!程仁说。

左义李德点头同意;

咱们就把它捐募给老家做些好事吧!既然我们没命享受这些金元宝,古镇地处大河下游,三人磋商;常有水患,就买土石来垫街,结果全镇地面垫高一丈后,金元宝还没。

白银仙子不解,

就又在镇子四周夯土为城,功德圆满。全镇人都对他们赞不绝口;可就在这时,县里衙役一条铁链锁走了程仁。本来作为施工总监的他。在施工中中饱私囊,贪污了不少银子。问黄金仙子。你的第二条戏路不是让他们都学?

咋又锁了一个,黄金仙子无奈地摇摇头,这有的人呀!只要见钱就起贪心;神仙也救了不啊!听完他的叙说:黄金仙:

本文标签
用户名:
E-mail:
评价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