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白了

发布时间 2019-08-13 22:16:28 点击: 2 作者:

从年轻时起,直到现在;虽说不是为了什么闯荡江湖而游走?我去过的地方算起来不是很少;也不是为生活所迫他乡流一浪一,有时只是一时兴起。便跑到车站或打个顺风。

也去过油菜飘香的江南水乡,

偶尔翻腾一些旧书时。

不带半点的犹豫的,才有了天南海北的游走经历,曾去过冰寒料峭的北国;也去大漠踏过沙一浪一,去看过草原放牧。每一次经过一个地方。可或多或少总印在脑海里存留下对那些地方的记忆和印象。虽说都是走马。

每每看到都会引起不少的沉思。

一把军用水壶,

就像随季节迁徙的候鸟。

在夹页里会看到几张泛黄的车票,回想当年,尤其是从军的岁月里,一个背包,便是自己的全部家当。来不得半点含糊,一声军令而下:说走就走,南来北往的。

有时候真的感觉就是这支飞禽队伍中的一员。自一由却不能掉队。因为在飞翔之前,早已确定了目标和方向。我从部队探亲回家的路上,记得那年的。

漫不经心的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临窗靠坐在嘈杂的列车车厢里;看着过道上走来走去形形色一色的陌生人;禁不住有些感慨。这些景和物;可在我的眼前,确实很美。只是代表着一瞬间;它让我大开了。

我曾栖息在依山傍水的港湾多年,

终不会成为我一生的拥有,仅仅只是短暂的欣赏一眼。军旅生涯的那些年;也去过不少的城市,那些著名的海滨城市,那些城市的风土人情和漂亮的景色,但总觉得像是与他们之间有一层薄薄的。

甚至让我深深的喜欢和留恋,

使我无法和这些陌生的地方相互融洽,

在那里,

无论居住多久,

在光鲜华丽的外表下:一些深层次的东西,说白了。对于这些城市或风景地来说:我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而已,总是缺少一种家乡的归属感。那一年,脱一下那身穿了许多年依然洁白板正的军装。忍住眼眶里不停打转的惜别战友的泪!我做了一个别人看起来有些草率的决定。回到那个生我养我的。

后来的后来,

因为我始终觉得,

我就扎根在了这片土地。在这里生儿育女,在这里伺候爹一娘一,这么多年来。从没有后悔自己的当初的选择。但这里有别的城市里所没有的独一标签油气资源。尽管这是一个不算大的中型小。

住起来踏实,

有丰富的天然资源和深厚的人文风情,

大河息壤。入海口风光,这座城市温和的脚步,让人觉得走起来安稳。虽说这座新兴的城市是三角洲上的中心城,它从不像其他类似的城市一样指仗傲人的资源地貌而过于炫耀张扬,但也从未甘心沉默无语而被人遗忘。只是它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行走。一年一个日新。

朴实的乡情民风。

以自己的姿态,引领着三角洲前行的步伐,我的故乡就在这个城市的最南端,那个古时候被称作乐安的地方,从西周;到西汉鼎盛期的千乘广饶。厚实的人文底蕴,春秋时的齐国封地;一直是这个城市里最为古老的。

在二胡和梆子腔的吕剧韵味里咂摸一着苦乐年华。

滋养着一代代从远古延续过来的子子孙孙,千百年来的母亲河的水,日积月累,这里生息繁衍的子民。浸泡在岁月的长河中。同在一个。

与家乡咫尺的距离,

柳树下:

甚至能听到母亲街口喊儿回家吃饭的尾音;似乎能听到街坊邻居打招呼的寒暄声。甚至能听到乡村田间小道上牛车轱辘的吱拗声,似乎能听到庄稼地里高粱玉米生长的拔节声,而在这个城市每一个洒满一一光的地方,在熟悉的公园里。在悠闲的下下棋,总会看到三三两两的老人一操一着亲切而熟耳的方言土语。散。

一对对年轻的情侣,

依偎在一起。

那匆匆忙忙的脚步,

在湖岸边的长椅上,颐养天年,脸上的甜蜜在荡漾;在城市的快车道上,在追赶这个时代最前沿的潮流,我知道:我这大半的余生,已经不可能再脱离开这块土地的一爱一抚了。这里的。

每爬行一步,

年年岁岁,

岁岁年年,

这里的人脉;像一根根缠绕在树身上绿色的藤;便把根须深深扎下来。早已是盘根错节,难舍难分,那种对这个故乡城市的眷恋和归。

在这个自己还认为不错的城市里,

在这个城市新潮的变迁中,

也石化成一种割舍不断的情感,我原本属于它,这就是我所在的城市;今后依然依附于它。根在这里;就必然融入这里的一切。不紧不慢的生活,即便有一天,到那个时候,思想的钟表停止了摆一动,我将怀抱着所有对这个城市的感慨。感恩和美好回忆!依托对这座城市的依恋和归属感,在宽慰中渐渐终老;便是一种平淡的。

那个能给我归属感的。

本文标签
用户名:
E-mail:
评价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