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炭翁扩写

发布时间 2019-08-07 13:30:03 点击: 4 作者:

很容易让人看出,

天蒙蒙亮,地上积了足有一尺深,昨夜的雪很大,临街店铺的门板紧闭着;偶而一阵寒风卷着地面的雪花吹来。吹得门板呼呼作响,静静的街上传来一声微颤的吆喝,老汉脸上灰扑扑的;"卖炭啦――卖炭――"一辆牛车载着一位蜷缩着身体的老汉正缓缓向前。

额头上烟火熏染的乌黑与车上所载的木炭。这是一位靠终日砍柴烧炭为生的人。老汉身上的单衣显然抵不过寒风的凛冽,极不情愿地抽出褪在袖子里的那只长满老茧,他又打了个寒颤,沾满炭黑的手。又向前赶路了,挥了一下鞭子,天已。

老汉用疲倦的眼睛回头望了一眼这一车浸透他心血的木炭。

可买炭的人却少之又少,路上的行人多起来,价格也压得极低。即使有人打探一下:老汉本盘算着用今天赚的钱买些口粮回去;再给自己添件过冬的衣服,可这样一来,便没指。

又想起赶早卖炭的艰辛,不禁一阵心酸,眉头紧拧在一起,车行至集市南门已牛困人饥,只好在泥泞的路上稍作休息!得得马啼声由远而近,两个骑马人在老汉面前勒住。

他们一路经过的地方小商贩躲的躲,藏的藏。一片狼藉,老汉对朝延宦官出来强买强换的行为也早有耳闻。正要驾车离去。慢着","老头;那个骑马的白衣人拦住了他的去路,老汉不敢反抗;试探地问,"大人有何吩咐;"白衣人开。

"跟你做宗买卖,"边说边从行囊中拿出半匹旧锦绫和一丈棱;系在老黄牛头上。"这些,换你一车炭,"老汉听后犹如五雷。

不是要了我的命吗?

""啊!苦苦哀求道!"大人。您可不能啊!这车上千斤的炭怎么也比这缎子值钱啊?你这样,"说罢抱住白衣人的腿,去卸牛车,白衣人一脚把老汉踢开,马上那个宦官大声喝斥道:"老东西你知!

两人骑着马,

我等依圣上旨意办事,"说罢!你敢抗旨。拉着炭车往北。

本文标签
用户名:
E-mail:
评价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