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失落的土地

发布时间 2019-08-30 03:35:09 点击: 6 作者:

一夏笋刚刚困倦地抬头望向天空的时候,长村的人在东北边发现了一堵墙。最先看到那堵墙的是村里的"孩子王"的何冬忍,他在龙旗坡和一群孩子割了几大背篼野草后,雨后的松树林有很多菌子从厚厚的松叶层中探出头;撒丫子跑到松树坡上。

似一群刚出伊甸园的精灵;好奇地看着天空和从南边搭过来的彩虹桥。村里人在农活忙完时,会来龙旗坡这边的松树林采摘。

雪白的三板菇。金黄的鸡蛋菌,绿油油的鸭掌菌都是晚上面条里的好菜!何冬忍心里一边想一边找寻这些菌子,就在他看到第一笼像瓜瓢一样大的三板菇的时候。"。

高大"何冬忍的脑海中浮现出这几个字,

他到了坡下:

山高头后面有一堵墙啊!

"冬忍子。

抬头看见了这堵墙,在匆匆采摘三板菇后飞也似地逃了,他感觉呼吸都很压抑。气踹嘘嘘地说道:你是不是好久没吃猪油渣子!"几个小屁孩背着背篼在那笑嘻嘻的说:眼睛花了;"何冬忍非常郁闷!

我看到了,

"真的。

跑到坡上去看。

"一群小孩将信将疑;

抬头一看大概三四十米高。

其他胆子稍微大的也都腿抖个不停,

二长村这个村子常年有三百多户人家。

这边哪来的墙?就在前面那个山坡破后头,不信你们去看嘛,只见一堵墙似一个沉默的巨人一般矗立在山坡后,没有其他东西,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堵墙,把一群孩子吓坏了;腿瘫软在地,其中一个孩子吓得脸色煞白,哭将了。

很多踏实肯干的年轻人都外出去打工了,

在外地能够有更多的钱用来开支?

在乡镇上来算也是一个大村子了;这里随着发展,老人就照看着年幼的孩子读书,村子里只有一个年轻人还在村子里,那就是方金河,祖辈们都说他们这里的人是当初西王带湖广填川来的这里,长村位于川东北的丘。

这里的乡音至今和湖广的方言有许多相似之处,然而方金河是个例外,方金河祖上在陕北一带;七岁跟着他的母亲逃难来到。

第二天到牛棚喂牛的何老三便看到了这对母子,

村里人古道热肠,

村上有媒婆阿七婆婆自作媒,

当年自然灾害饿死了许多人。长村还算富饶,算是能自给自足,流离了许久的方母带着独儿在龙旗坡下的牛棚中睡下:觉得母子造孽。便也收留了下来。合力搭了一个比牛棚稍大的茅草屋;过了小。

穿线补衣倒是精通;

耕田割草。见方母踏实勤劳,一问丈夫在逃难前便病死了,方志见了二十七八的方母。欣然说与村中三十多岁的独身汉方志,其勤勤恳恳。倒也有几分姿色。于是顺然。原本应姓许的方金河便随了继父。

方志其人倒也博爱。待金河视如己出。总在队长那边兑上一斤麦子。每每随大队出去挣得工分。陕北人喜食面食,便让方母做麦麸馍馍,金黄的馍馍香软。

每每至此;

对村中长辈礼敬俱到。

是当年餐桌少见的美食,总是有三个馍馍。方金河两个。方金河也甚是聪颖,方父方母各半个。在学堂也成绩。

便也兀自顺着长梯下了去,

看到早已死去的方氏夫妇。

村中人不吝夸赞。一家人其乐融融,倒也自在,然好景不长!就在方金河到了十七年纪,村子里在五月准备种红苕。方父下了苕窖,半个时辰也没有上来,方父方母也到自家的苕窖里去取苕种。方母当场心急,于是夫妇二人便再也没有上来,找遍了屋周围也没见方父方母,后来村里人用一盏煤油灯顺着苕窖慢慢探。

嚎啕大哭;

尔后昏死过去,

阿七婆婆家孙女春英到方家借蒸馒头用的酵子;全都心痛不已。方金河在学校得知噩耗,从镇上疾奔而回,见到村里人早已抬出的父母,村中人已将方父方母送上了山,夫妇俩是。

找邻村的白瞎子算了一算。

按着老法,

方金河始终跪在父母坟前,

眼泪也早已流干;

便在龙旗坡后面的一座小山上取了一块地葬下:孝子要守七七四十九天的孝,从头七到三七。头也磕破了,直到四七的第一天。村里辈分最高的庆国老爷子拄着拐棍来找到金河。方离了坟前三村里人商量事情都是在何家的老祠堂外面的院坝里,庆国老爷子先把诸些老话:

我们村中也甚是痛心。

后来不紧不慢地说道:现在金河娃娃的爹妈过世,"村里的乡亲父老,方家也就这么一个娃娃,就说学习也要得。也送得起这么好的娃娃上学!我们村头人一人出点资,出去发展也要得,陈家那几个娃娃出去得早;若是打工也有个照应,其他的就看这个娃娃的选。

今天就想跟大家商量下:老爷子便用浑浊的双眼看了看方金河,"语音刚落,不由得摇着头叹了口气!一时间,慢慢得便有小声的议论,院坝里鸦雀。

方金河在耳中听到了许多声音。

这么大的娃儿不晓得自己出去挣,

好多娃儿读这么多书有啥子用。

大学生起个啥子用,

"这个娃娃太造孽了,""我们也想帮啊!""凭啥子要我们出钱,我屋头的娃娃这么大的时候,我孙子都有两个了;毕竟是村里的大学生苗子啊!""其实乡里乡亲的大家整点钱也就把这个娃娃带出来了;""大。

"后来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庆国老爷子咳嗽了几声,仍然没有效果。于是用虎头拐杖敲了敲地,"安静。关于这个娃娃我们怎么对待以后?

"金河也懂了这村子中的苦情;

于是当即也就跪下:

金河娃娃到我这边来,"老爷子招了招手;金河点头过去,"孩子,老爷子拍了拍金河的肩说道:你的想法呢?用早已磕破的脑袋重重地在院坝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各位乡里。

我方金河和母亲自幼逃难到长村。得亏大家照应。我和爹娘才得在村子里生活下去,十年间,未尝饥寒,此时我报答不了;乡亲们的大恩大德,在此我也不想让大家负担太多。男儿已近弱冠,父母不在了,人是有手有脚的,就该自己顶天立地地活下去,乡亲们的恩情,我出去总会找到一条出路的,日后定会报答。"。

一句话也没说:

旋即有人拍手,院坝里又是寂静,还有人过去拍拍金河的肩,阿七婆婆抱着金河眼泪像豆粒一般落下来,咋个老天爷这么不公平哟!只有金河红着眼睛,"村里的人也纷纷叹息!四南下的火车是第三天开的,金河背了一个破旧的帆布大包站在土路上。村里来了十几个人送行,春英带了一个装了豆瓣和十几个煮好的鸡蛋的袋子抱在怀里!瘦弱的身躯在重担下显得像被风吹折的竹子。

春英是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

看到金河说:"给你。别饿着;"金河拿过说了声谢谢,在金河当年刚跟着母亲逃荒来的时候,村里四五岁的毛孩们不。

从小也知礼,

活像湖水一样清澈,

一口的陕北腔,笑嘻嘻地把他喊陕蛮子,回家总破口大骂,金河每每至此,金河母亲是个老实人,回去见状便呵斥金河,劝他警言慎行,就是春英,村里只有一个六岁的女孩愿意和金河玩,春英是阿七婆婆家里的独孙女,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他们一起漫山遍野地跑。摘桑树。

把嘴唇染得乌黑,

笑嘻嘻的去井水旁边洗,七月初的下午。金河在春英家门口一喊,天空出着大太阳。两个小孩跑到坡里去刨野地瓜,不一会儿就用衣裳包了满满一大包的地瓜回来。到金河家;春英欢欢喜喜地穿着长裙子出来。方志一般做工没回来,方母笑骂着金河。接着洗两个丰水梨,给两个。

也就留不住了,

忙说后来的事还没定准。

两个孩子啃着梨,硕大的老式收音机里播放着。洗着盆里的地瓜,夏天就在欢笑中过去,阿七婆婆在过去常跟方母开玩笑,说金河这个孩子是赖上他们家春英了;叫以后大了赶紧地娶走。"女娃娃大了,"阿七婆婆笑着说道:方母也笑了;他们家金河也调皮捣蛋。

两个孩子的事就让他们自己慢慢了解,上了初中,春英和金河还是每次同路去学校?学校的猴孩子常常拿他们开。

春英初中未读完也就辍学了,

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说他们是"小夫妻俩"羞得春英脸通红,到后来慢慢两个人也不同路了,女孩在当时的社会是不大读书的;村里人常常议论说女娃读书没什么?

终究还是要在家里持家的?春英爸爸是村里出了名的赌棍;能从鸡鸣赌到狗睡,回家后家里的事一概不管。阿七婆婆骂也没有太大的用,春英的妈妈一直在家辛苦操劳,当一个漂亮的女人熬成了黄脸婆,她总会怀疑一切是否值得,终于在春英十四岁的那年春。

日嫖夜赌的二流子,

她妈妈一个人坐上了火车,从此了无音讯,阿七婆婆整日怄得吐血。春英的爸爸也就更加破罐子破摔?有时常常十几天不着家;长村人一谈到他就说:婆娘都留不住。可怜他妈和女娃儿这么造孽!"春英自从她妈妈走后就变得沉默。

金河每每想找她;有时金河从学校回来多带的书想拿给春英,也多不应声,但春英家的门经常闭着。有时金河家里蒸了馒头。

金河总是先从笼屉里捡几个,

几块钱也相当贵重,

见了她们吃了,也就感觉心里欢喜;去找阿七婆婆。五村里人也算是古道热肠。几乎每户都给金河凑了几块的路费;在那个年代;金河心中甚是感激,他抬了抬帆。

"春英慢慢看着他的眼睛,

慢慢地走在小道上,春英悄悄跟在他后面,他苦笑着回头。"回去罢!天太热了。语无伦次地说:"你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金河仿佛欠了一个承诺。

火车上一路播放着流行歌曲。

吸了一口气;微笑说道:"你放心吧!我们都会好好的!"春英也难得笑了笑,欣喜的点了点头了,"转身轻快地走了。在到粤省的路上,方金河觉得人生醉醺醺的;对新生活的不确定以及期待让他辗转。

"明天将会如何呢?

沉沉睡去;

当何冬忍看见一个年轻人提着皮箱。

为了未来背井离乡,火车上的几乎都是年轻人。"我们的理想,在希望的田野上。方金河不清楚,渐渐闭上眼。六方金河回来那年是冬天,回来的时候,恰逢长村下六十年难遇的大雪,渐渐修通的文明路上,锃亮的皮鞋踩在路上打滑,方金河回来便显得十分狼狈,留着时髦的大。

仔细一想觉得村子里没有这么一个人。

"你是何三爷家的冬忍,

作为孩子王的他自然上去"盘问"了起来,"你是哪个?到这里来干啥子。"何冬忍笑嘻嘻地伸手。想拦住这个陌生人,一转眼都这么大了,十。

在方父方母都还在时,

长村变化这么大了,"方金河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何冬忍,方金河口中的何三爷,就是他七岁和母亲逃难到龙旗坡下的牛棚时。第一个看到他们母子俩的何老三;何老三当年也是第一批同意收留母子俩的人之一。他们邻里间也多有照料,金河上高中时;何冬忍便三四岁了;整天鼻子下坠着两条鼻涕。见到稍大点的孩子,便穿着开裆裤屁颠屁颠的着。

方金河想起了每次上学。何冬忍被他爸爸拿着黄荆条子追得上下乱窜,"金河叔叔。回头一见方金河便嘿嘿一笑说:这么早就去上课了,"金河总是笑笑的跟他招招手,何冬忍此时摸头,然后背后就传来一阵阵惨叫,恍然。

想了想,

你是金河叔叔,春英姨;"说完便一溜烟跑回村里去了,金河叔叔回来了,方金河跟着咋咋呼呼的何冬忍进了村子。村落里的人都出来见金河。短短十年,长村和方金河都改变得太多,村子里许多老一辈中的许多都去世了。阿七婆婆和村里其他上了八十多的。

庆国老爷子,大多随着岁月的碾过,身子从地上埋到了地下:阿七婆婆是五年前去世的,临走的时候把二十一岁的春英叫到床前,拉着她的手说道:"春英啊!领了许许多多的媒婆钱,婆婆做了一辈子的媒。做媒收了好多根猪腿!我也就心满意。

便要先走了,

按理来说:但这辈子,一是你爸爸妈妈开亲;整个家都让你个天时不醒的爸爸给败光了。我有两点遗憾啊!你妈也跑了,前几年提亲的人多。你总是不回话,二是我没等到你出嫁,婆婆知道你在等方家那个。

婆婆老了,

那个娃儿命也苦,不知道在外面多久才会回来,这些都是命,婆婆不勉强你。看你们年轻人自己喜欢。要上山了,"话语刚落,阿七婆婆便闭上了眼睛,村里人许多都来。

春英哭成了泪人,

送阿七婆婆上山。

唢呐和锣鼓吹遍了长村,整个镇上沾亲带故的。以前阿七婆婆做过媒的都来送行,十大碗的筵席都办了二十几桌,春英那个便宜爸爸倒是也假惺惺的当了孝儿,等筵席办完收了。

哭得稀里哗啦的,没等头七完,便摘了孝帕又出去赌了,静静地守了四十九天的孝,春英也没有多话,春英转眼是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了。长村和邻村许多人又来说亲;春英还是都没?

很多人吃了闭门羹。

或是见别人来了。就走到屋里,把房门关上。村里人都明白了。这丫头一直在等方家那小子,只有一家始终不死心,也有了眼力见,就是近南河的李家,七李家建国前是大地主阶级,对于这种家庭,当年一律采取的政策就是斗与批修,在几十年前;李家的日子并不好过!每至风声严的时候,李家总是房门。

在革命的年代。

李学习觉得年轻应当多闯荡。

李家太爷的儿子把名字从富贵改成了学习。到了八十年代初期平反后。看着空荡荡的家。于是和村里其他年轻人一同出去打工,村里人常常在议论说风水的事情还是很重要?就像李家的祖坟找的不是邻村的白瞎子,而是许多年前找的白瞎子的师傅陈瘸子,陈瘸子把李家祖上三代葬的位置都研究了。"研究"出了个北斗七星的。

说来也怪,

雇人打散工;

一说后辈出贤人,二言后人升官发财多,三讲姻缘命格良,李学习出去短短几年,就在沪省闯出了点名堂,之后李家又娶了一位豫地的媳。

终日病恹恹的;

正因如此,

李正则从小就性格孤僻;

一看见他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的裤管和瘆人似猫头鹰一般的眼睛就四散而开,

李学习大悦。生了个小子,为其取名正则;似白鹤一般,李正则从小身子骨弱。没有与长村其他小孩玩耍过,村里小孩也大都不愿意和他玩。和他受到村里人敬重的爹差别太大,跌断。

所以一出去心中便一直烦闷。

于是退学了一年。李正则十三岁的时候爬坡上学时。整日瘫在床上,每到下午。带他出去兜兜风。便由正则的母亲推着当时在县医院租的轮椅。李正则往日十分讨厌出去,因为很多东西他大抵是厌。

直到那天黄昏。秋色暮阳,正则将轮椅推到长村侧道火红的枫树下面。刚准备闭眼的他看到了一个路过的双马尾女孩在对他微笑;跟他打招呼;正则觉得有一股东西从心头。

他又不动声色的把笑收了回去,

感觉很暖,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于是他也努力扭了扭嘴。做出一个微笑;但可能看着笑得太难看;那个女孩见他做得这些动作,便"噗嗤"一下:笑得更加灿烂了?正则感觉很多东西都如褪去。

之后女孩便挥挥手离开了。

傍晚时分常常能见着一个瘦弱的男孩,

便也肆意笑出声来。当正则母亲回来推儿子回家时,第一次看见阴郁的儿子露出了那么灿烂的笑容!正则遇到的那个女孩就是春英,长村侧道枫树下:从那以后,在那边好像微笑?又在挥手;八春英第一次遇到李家的说亲,是她十八岁那。

李正则母亲带着十九岁的儿子第一次到春英家,几盒当时李学习在沪地买的化妆品,阿七婆婆还在世;拿了一筐鸡蛋,阿七婆婆总是笑着为自己孙女解围,于是见到面色为难的春英,后来的日子。阿七婆婆撒手人寰,李家表现得更加殷勤了?这也由此增加了春英的烦恼,就是一种在空地看着每天要来寻食的蚂蚁一样的。

他每一次望过去。

春英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一种窘境?李正则每天都会在自家朝西方山腰望去;都会觉得莫名的舒服,到方金河回来前,李家已经上门说了几次。

李正则渐渐的变得疑惑不解。李正则和李学习不明白春英为什么一直不同意?在一般人看来。李学习在外地多年的打拼也给村里带来了一定的好处!李家在长村算是小富之家,小的恩惠包括借点。

村子里面很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也受到了李学习的照拂,

有这么优秀的条件;

大的包括在沪地给暂时没有地方可去的年轻人提供住所,所以李学习和李家在村中人口里一直是褒大于贬;名声相!

不由得都觉得方金河是个碍眼的存在。

为什么春英还不接受他呢?李正则想了几年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直到听说了方金河的事情,渐渐视其为眼中钉,在他和他爹的臆想中想方设法的除去方金河。肉中刺,连他的名字。他曾经呆过的石堆,他在春英家门口挂过的灯笼,他的。

一别多年,

九方金河回来的消息传遍了长村,也是大姑娘春英等的那个小子回来了,纷纷跑到何三爷家去看热闹,一个院坝坐满了人。每家每户都听说当年方志的儿子。搞得比何冬忍他爹结婚时还热闹,当年的面孔该成熟的都成熟了,村里的人大都。

还有一些咿呀咿呀的小孩子在院坝里追打跑闹;

堆在何冬忍家的灶台上;

稍稍热心的乡邻拿来了自己家中的鸡蛋。豆苗和小臂长的腊肉,方金河看见这么多的。

把何冬忍都馋得像猫挠心一般,也把皮箱中早就置办好的零碎玩意儿!花花绿绿的糖果。分给各家一些;各式各样用铁盒装的坚果,村里人吃了连连称赞吃的东西味道好!同时也给方金河拉拉家长里短。也打探问方金河做的什么生意?说自己家的小子在哪里哪里下海?

十一别十年,

在粤省十年赚了多少钱,方金河迷迷糊糊地搪塞过去;如此如此,到晚饭的时间,乡邻都起身告辞,何三爷家也收拾收拾东西;架起柴火在灶台准备给家里的客人做晚饭,方金河谢过何三爷,起身穿过林子便往自己家老房子。

老屋子上面厚厚的茅草早已不见了;

只剩下几间没有屋顶的墙壁,小坡上的竹梢头像野马一般奔舞晃头,风一打来,一片片竹叶在空中自转飞舞到屋子里。想起了自己儿时和小孩子们堆的泥巴糊糊房子,方金河看着老屋子,叹了口气。"该。

他当过杂工;

该变了"他在无数个夜里听见父母的呼唤,自顾自地说道:继父与母亲。往事总是随着上心头,好容易有个温暖的家;从小丧父,却又在荒诞与愚昧中结束了。去粤省的前。

被骗得身无分文,当过小水手,一个少年觉得自己仿佛像无根之萍一般?第一次上船甲板上吐得死去活来。每一个睡不着的夜里,孤独地听着海浪,他都在想人为什么活着?到死后伴着几声唢呐与哭喊,从生下来赤裸裸着呜呜坠地,一辈子仿佛就在这两个点形成的线上。

海上风浪大,

一点一点,生的终点即是死。结局无一幸免;信的是命,出海的人将命运和天和海和船绑在一起。信的。

信的是快活,夜晚到来满船就是烂醉的红脸,很多时候他是厌恶跟他同列的这些大老粗;裂得像剥了皮的石榴一般的嘴里都有充满着烟臭的黄牙,一边嚷嚷着下流的。

一个是和他年纪相同的江西的小水手。

整个船上和他关系不错的只有两个,

一边粗暴地与周围人大力碰杯,他总是黑着脸在半夜清理甲板上的呕吐物,酒瓶以及不知廉耻的排泄物,另一个就是船上的大副。江西的小水手是一个叽叽喳喳的小。

同来的小江西是整个船的活宝,

浑身上下有让人消受不起的快乐和好奇心!而大副是一个留了八字胡的中年男人,四十岁的他总是喝很少的酒,在半夜出神的望着海,大副是一个话很少的人,呆呆的瞳孔仿佛魔怔了一般?第一次遇到在码头求生活方金河时也只是笑笑问了几句!就让他上船了,而大副和方金河被甲板上的人叫做两个闷筒子,方金河是第五年下船的,下船前两个月的一个晚上,小江西嚷嚷着二十多年太寂寞要去找个。

"大副递给他一支红梅;

而大副笑了笑说:"这崽子和码头上那些女人眉来眼去很久了,"海风,怕是快要下船了,海浪在夜里悄悄推着这艘船,大副又开始出神望着海。方金河走过去,在旁边眨了眨眼问,"廖叔。你天天在这里看海,想什么呢?"我在。

""我年纪不小了。

方金河擦燃火柴。

强烈的烟草味使他不停的咳嗽起来,

你这个年纪还想不到;还有几年我就要回去了。"方金河摸过这支红梅,揣到裤兜;一般人我还不给"大副扔给方金河一盒火柴,点了。

""可廖叔,

廖叔笑了一下:"你不属于这里;这里信命。信快活,你不沾酒,不沾烟,不沾快活,融不进来。你也不是没融进去吗?还不是大半夜经常出神的来这里看海嘛,"方金河假装娴熟地抖了抖烟灰,"或许吧!人总不能全由着自己。你们心里或许还有点念想?而我没儿没女没。

"所有女人都如此吗?

码头上那些女人净是掏空男人身子和钱袋的货色,没有念想,我一个人吃饱,自然是要来上面看看海的;"海风像刀子一般砍来。廖叔和方金河都不住的咳嗽了;"天下所有人的经历怎么可能一样呢?"方金河掐灭烟头问道:男人都是不一。

好好下船,

"方金河笑了,我快要下船了,我要去找其他生活了;有人在等我,""好好做!有人等你是好事!但愿念想都没有落空。""当然了,我全靠这点念。

十年成熟。

"十一金河敲了敲门,一别十年。开门眼前确都是双方想见到的人;"我们都好好的!我回来了,""我等到了,你回来啦!"一转两个人就都抱在了一起,十年蹉跎。十年改变了太多。

拭去她眼眶的眼泪,

金河觉得此刻是幸福的,一个女孩用了十年的时光等着一个小子。没有太多文字。"你怎么哭了?没有太多话。"金河摸了摸春英的眼睛。"你不也是么?"春英也抹了抹金河的眼睛,两个人对视。

那一刻仿佛屋外的松树?

夜风吹在山间,

"就像多年的等待,

破涕为笑;一会哭一会儿笑,像两个傻子似的,竹林都开出花一般。月光如水透过寂静的柏树林;洒在红土地上。出了庭院,一起坐在小时候常坐的石头上。方金河拉着春英的手。"春英""嗯;"春英咯咯咯的笑了。""我爱你""有多爱呢?我总是在晚上想着你还在等我,我无论怎样就都会撑。

我从生下来失去了很多东西。

因为我也在等你啊!

终于我等到了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我未曾失去的就是一点念想。"金河出神凝视着春英的双眼,而那点念想就是你,一如之前无数个夜晚对着天空;对着大海思念春英一般,"我:

在每一个清晨,在每一个夜晚,因为一种感觉让我等你。这是一件值得的事,所以我也爱你呀!"春英笑着眨了眨眼,"真好!"十二他们快要结婚的消息是三天后传遍长。

回来了就不走了,

金河想把老屋改造成西式的住房,他对春英说:同时在县城盘下了几家铺子;他从省城购了一台彩色大电视,村子里一时热闹了起来,余下的日子想陪她一同度过,当时一个院坝都挤满。

当初李家是第一个买电视的,

蹲着看着大电视,

四里八村的人都赶过来看,而现在听说新来的电视是彩色的,以前老多的长村人再也不往南河跑了,看着花花绿绿的屏幕比以往黑白的好看多了!一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一堆人就在何三爷屋外的院坝里。

自家院坝嘈杂起来,

方金河每天下午从县城里回来。

何冬忍是不开心的,一群人还指挥着自己换台,一脸怨气的去换频道:他总是嘟着嘴;都会带一些孩子们喜欢的小零食;炒。

水果糖,小一点的孩子们总是团团将他围住。嘻嘻笑笑地喊着,我吃个。"金河总是笑着将一大袋零食。

多数来看电视的也就回去了。

吃饭的时候,

到了夜里八点多。金河雇的改造老屋的工人们到何三爷家歇工吃饭了,何冬忍是最费手的。总是拿着筷子对着碗叮叮当当敲个。

何三爷每次都对着他脑门敲几个响。

"一天吃饭,

又没死人,

冬忍子还是乖?

敲啥子敲。你急着敲丧吗?"何冬忍每次都泪眼汪汪的看着爷爷。方金河一时就打圆场。"三爷。大了就没得这么费手了;娃娃还小;每天在屋头帮我忙,等我和春英结。

""狗日的,

他妈老汉儿好多年也没回来了!

金河笑了说:

我和春英结婚了再说:

你们也是辛苦;一定好好谢过你们!一天不听。你和春英以后结婚有了娃娃。不能把他甩在家里不管。"何三爷拿起小酒杯;不然老是教不听,春英霎时间脸通红,抿了一口酒,望着金河;"娃儿的事还早,等老屋修起了,春英她婆婆也过。

总觉得有种很魔怔的东西在里面。

甚至在某一天有人说那堵墙在夜里已经堵住了那条公路,

你去哪儿?

我们先提前去盯,我妈老汉儿走得早,就在那堵墙愈来愈高,愈来愈长;将长村团团围住,长村人从此将要动弹不得的时候,方金河从屋里径直走出去了,""念想,去看海,"方金河笑道:第二天;那堵墙消。

春英坟旁边那个土包就是他的坟。

仿佛从来没有出现一般。而在龙旗坡春英的坟边。鼓起了一个小小的土包,关于方金河,再也没有出现在长村了。有人说他去了外地,有人说他去看海了。也有人说他死了,总之他再也没在长。

"我苦命的娃娃;

"等你,

一如他许多年前不曾在长村一般,献给一无所有献给前途光明献给久病不愈献给无疾而终风尽藏2017年2月。

本文标签
用户名:
E-mail:
评价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