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了

发布时间 2019-08-14 05:50:14 点击: 2 作者:

30年的等待,青丝变华发,你还好吗?"这么多年了,"耳畔,传来你熟悉的声音,虽然略带苍老,但那磁一性一的声音;依然激荡着我的情怀。哪怕这?

在公路边的小食馆里,

来自手机上的电波,想起了当年。想起了当初,我情难自禁,几杯辛辣的老酒下肚。无以为继。醉得我不知所以。刚好遇到了多年不见的一个同学!从省城来。相邀还记得的几个同学;一起去。

散装的两大饮料瓶高度酒,

加点牛肉干巴和腰果。几种野生蘑菇。一碗苦菜;叙说当年;我们醉生梦死。想起现在;众人皆醉我。

你不是我的同桌,

是和你同桌的一个男生。

雅号叫的"甘蔗"的小子。

只是一个班的同学;自然就无法唱"同桌的你"了,现在已经胡子拉茬的半老头说起了你;当年瘦骨干巴却调皮捣蛋,你俏一丽的。

在不知不觉间我离去,

折磨着我的情感,涌一入我的脑际,"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谁看了我给你写的信,谁把它丢在风里"胡乱哼着这首歌。让他们几个乱哄哄的在互相。

摇摇晃晃走到了郊外,

就不知道怎么和这些同学说再见的?我如获至宝;边哼着歌边小心翼翼的背诵着那十一个数字,一个人,昏昏沉沉的坐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下:昏昏沉沉的。

就恬不知耻的说:

我真的很想你,

当心酒后失言;

破坏了我在你心中聪明干练的形象。

真是酒壮英雄胆,无意间,就拿出手机,就听到了你"这么多年了,"的问候。一。

就依依不舍的挂机了;

简短的聊了几句后。天空中突然下起了雨;人在树下:看着飘飘洒洒的雨丝,我的思绪随之伸展,回到了那个年代。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经过千难万险。在他们的厚望中,我终于辞别了父母和家乡的亲人,一。

人生短暂。

总是一错再错,

高高兴兴的到小县城读高中!也许就是简单的同学情。由此拉开序幕,一段情,由此深埋了多少年。由此演绎了30年的等待。造化弄人,很多。

我没有勇气表白;

相一爱一不一定牵手!更何况。那不是相一爱一。那是相思,单相思,单相思是痛苦的。痛苦的是你不知道我在想你,痛苦的是在那个男一女生不说话,还不改革开放的年代,单相思是快乐的。你的倩影,你的一言一行,尽在我眼前。

我走进30年前的学校,

看见了早已夷为平地的教室上,

山区小城,早已旧貌换新颜,前年的教师节,看到了那间破旧的厕所,荒草摇曳。虫儿低鸣,看到了我们种下的那棵小树,已经挺拔。

啃噬着我的心。

依稀看到了你靓丽的身影。捧着那本厚厚的参考书,从我身边走过,那情那景。历历在目,激荡着我的情。学校是在离街区很远的一个小山包上,那些古老的亭子和校舍,散发出厚重的沧。

离学校不远的地方。

踏入校门那天的开学典礼上;那个戴着圆圆的老式眼镜,这学校,瘦骨伶仃的校长说:是乾隆年间本县的一个姓马的状元所创,历史悠久,很多简陋的。

振耳发聩,

有一个林业局的营地,顺山势一片片伫立。中间稍宽一点的平地上。建有一个大礼堂,在礼堂里轰轰烈烈批斗人的场景;我们入学后。

就打倒了"四人帮"。就天天放电一影;不在批斗人了,从原来的,等革命样板戏;到了后来的故。

在山区地方,

鹤立鸡群。

去看电一影,

你像极了小花,

那个总是笑容可掬胖嘟嘟的女老师叫你起来,

那时候的林业局,不可一世,是他们天天伐木砍树,入学后不久,就播放电一影了,效益显著呢?因为不用出钱买票。我们不听的老师的话。就不上自习。陈冲和刘晓庆靓丽的身影,印刻在青春的激一情里,他们说:那天语文课,刚学到了周总理的诗歌;用普通话朗诵,大部分学生,是说方言惯了,说普通话。总会洋相。

我问你,

你也不例外,四句话的诗歌。你憋得满脸通红,也无法背下去;引来同学们的嘲笑声,"要不要我帮你扁她。"下课后找个机会,意思是要不要收拾那个给你难堪的语文老师。你不。

恶狠狠的瞅了我一眼,

是一毛一主席他老人家说的,

真是好心不得好报!我暗自嘀咕,就心生恨意!你是把我和那些嘲笑你的同学等同了;那时候的高中,我知道:只读两年的。

"学制要缩短。学制就真就缩短了。教育要革命",革命就是批斗人,在我们高中部前面;还有一个中专一性一质的师范班,是文革结束后恢复高考的时期,乡下的各类小学校,教学逐步规范了。就教师奇缺。县上才想起来办个师。

专门培训在深山老林里,在那些偏僻的村寨教小学的老师们,我们当时的学生食堂里,吃的全部是玉米面做成的粗粮;只有师范班伙食好些!一周是有一次可以吃。

打个很多佐料掺杂,

得意洋洋的从我们身边走过,

看到那些该死的学长,在玉米面做成的饭上面,只有一点点肉组成的肉,和同宿舍的几人哥们商量后。我们恨得牙痒痒!一个月黑风高的日子,我们从师范班的小食堂窗口里爬。

偷了他们的两块肉,再到附近的村子里"借"来一口磨损得面目全非的破铝锅,在学校后面的山坳间。黑更半夜煮肉吃?那肉的香味,一直香到如今,有这样的好!

闪耀着高兴的清辉!

我悄悄叫上你以及和你同宿舍的几个女生。还记得,惨淡的月光下:你亮亮的眼眸。从山里来的。

我背着那个我父亲赶马帮时候就传下来的破旧帆布包,

赶到小城东面的长途汽车站,

总是急匆匆赶回家去的,学校放寒假或者暑假的时候,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同在一个乡镇,那是一个放暑假的学期。找了个临窗的。

座位上早已坐满了人,

爬山了那辆全身涂满油漆的破客车,很惬意的坐下来,准备在黄土飞扬中回家去,由于是学生放假期间,客车特别挤。过道上还挤满了站着。

在狭窄的空间里弥漫,

我看到。

一种酸臭的气息;大家挤一挤。"都是出门回家的人,挤一挤,"那个头发花白的开车师傅说:还有人在不断的挤上车来;你来了,还是穿着那身朴素的细花衣衫土布。

红扑扑的脸蛋上;

急匆匆的向客车赶来,汗水把你眼前的刘海贴在了洁白的额头上,梨花带雨般的汗水还在渗出。我看到你挤了几次都无法上车,你径直往车门挤去,不仅是车上已经相当拥挤了。"梦慧。快来这边,更是因为你苗条的身姿和羞涩的态度,"我叫着你的名字。大声喊你,现在才说出你的。

姓梦的人家不多;在我们这山区地方,真就出落得像雨后山里的野花,这个姓和你漂亮的外表有关系吧!在雾霭中偶露娇。

顾不了腼腆,

如梦如幻。为了回家。你不得不摈弃了羞涩和对我的坏感;忙颠颠跑到我坐着的车窗下来。"把书包递给我。"我说:我拖你上来;一个16岁的女孩子,让你坐在我原来把好的位!

我们到达小镇上,

迈着酸胀的脚步,

我从车窗子里把你拖上来。我和其他人挤站在过道上。山路颠簸。黄土飞扬;拉上车窗玻璃,又晕车死了,沿着曲曲弯弯的盘山土公路,四个多小时候后;走下车来。看到了你一头的秀发,已经被尘土染成黄色,全身上下:只有眼镜还溜溜的。

看看彼此的尊容,

就再也没有回去。

其他地方都被黄灰覆起了厚厚的一层。我们相视大笑。我们毕业了,我离开家乡后,再后来。嫁了个在农村很有本事的小老板,听说你嫁人了。专门做些修沟挖路打坝的小。

小日子红红火火;

但就不知道:

是该嫁个好人!过上好日子的!你现在的物质已经很丰盈了,穿金戴银不用说:应该是要雨得雨。要风得风。你还快乐吗?还像读书时候一样单纯可一爱一吗?你还能想起曾经的?

灰蒙蒙一片。

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找到回家的路;

这一切,也许都不重要了。时光早已抹平了我们的棱角,更重要的是:苍老了我们的容颜,现实生活还是现实生活?只有错过的懊恼和悔恨!印存在我心底。只有一份沉沉的思念,在梦醒时分,越下越大了。天地浑沌。不知道我的那些同学。是不是在找我,不知道我的等待在今生是不是会有。

只有在有一年的秋天,曾经涂鸦过的一首叫的小"诗"。还默诵在心底――我等待着你渐残的秋风撕碎了我的身躯伤感的泪水化成绵绵秋雨零落的诗行织成秋蝉低泣散碎的情感染红满山枫叶翩翩的蜻蜓褪去华丽的外衣初冬的寒潮凉入彻骨的心底我等待着你呀等待着你静看四季在轮回就我独自在悲秋我等待着你从亘古的蛮荒到不老的天际从春花灿烂到秋水长流从天上的鹊桥到人间的断桥从外国的亚当夏娃到中国的牛郎织女从高山大海到溪水长流痴情的相思涂满一爱一的清辉我等待着!

等待着你多少一爱一恨成千古就我此心昭日月我等待着你就像洁白的信笺等待你来抒写就像纯洁的处一女地等待你来耕犁就像丰硕的庄稼等待着你来收取就像冰封的大地盼望春暖花开时节就像折翼的孤雁低飞在风起云涌之际就像西北的苍狼哀嚎在远方的山脊我等待着你呀等待着你地老天荒终有时就我今生无限期!你这样漂亮的女。

本文标签
用户名:
E-mail:
评价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