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

发布时间 2019-09-03 11:31:04 点击: 5 作者:

荤素搭配,

饭桌上,色香味俱全。爸爸和往常一样正夹着一块肉逗路路"跳高"。我坐到桌旁;看路路跳的可怜!我便夹了一块骨头给路路。也许路路老是吃不到爸爸筷子上的肉。"呜汪"我以为邻家的狗或猫抢食的呢?便衔着我给它的骨头跑门外去了;正准备过去。

一手拄着打狗棒。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已出现在门口,一手颤巍巍的端着一个破瓷碗,浑身脏兮兮的。"爸爸一手拿着骨头,一手奋力的挥他出去,给点剩饭""剩饭。"您就可怜可怜我!家里人还没吃过呢?哪来?

也不知是自己本身就没拿稳。

"老爹爹话没说完。就让爸爸给挡了回去,见老人没有走的意思。父亲"啪"的把筷子朝桌子上一拍,"你这老头怎么这样?我说没有就是没有,还不快走。"也不知是受了爸爸的惊吓,老人的瓷碗"啪"的一声落到。

瓷片瓷渣溅了一地,有些碎片还蹦到我的腿上。也许太突然,我的心"咯噔"一下:"老人木然的站在那里,我深深的感觉到,这一摔。"爸爸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孤独无助的老?

摔碎老人的何止是一只碗啊!

要不然。

对不起,

老人才回过神来,

"你走吧!

那溅了一地的分明是老人的尊严,那些瓷片扎在我的心上为什么会那么痛?"对不起。"愣了半晌,老人连忙蹲下身子去捡地上的碎碗片,不要。

你出去看看,

防止他碗摔了;

""爸。

""可怜!

"母亲连忙去拿扫帚和畚箕,看着形单影只的老人蹒跚离去,我的鼻子一阵酸楚;"毛毛,再拿走我们的东西。你能不能不这样看人啊!这老爹爹已经够可怜的了!许多时候都是装出来的;"我不再理会爸爸的话;便夹了块菜;端起饭碗跟了出去,老人没有拿我们家东西。也没有去下一家讨要,这时我才想起他已没了。

而是径自朝庄后的一条大路上走去。

他没有拒绝,

从我的手中颤巍巍的接过饭碗,

"老爹爹,我连忙追了上去;这是我的饭碗,您老不嫌弃的话,拿去吧!"老人老泪纵横,待我回到屋内,一个劲的向我。

两手空空。

父亲已经吃好!又在用一块肉逗路路"跳高";神态那样坦然,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见我面色凝重,似乎意识到了?

一旁的妈妈说话了,

给点又怎样呢?

人恒敬之,

刚要说话。"孩子他爸,我说你也是的,饭也不是不够吃。""我看也是的;人恒爱之。爱人者,"也许我的话说的有点重,敬人者,爸爸瞟了我一眼。"照这意思,你以后就不爱我,不敬我了,在家有女儿会爱你,但在外谁敢保证别人也会像女儿这样爱你敬你呢?"爸爸没再说?

低着头;

若有所思。我不是这个。

本文标签
用户名:
E-mail:
评价内容: